• 如果特别想念的人 一直不跟我联系 

    我就当那个人死了 

    然后 

    每天写悼念文 

     

    有一天 

    那个人出现了 

    又把这些悼念文转变成情诗 

    也许,这就是我处理时光的方式吧

  • 2012-05-02 - [神秘阿拉蕾]

    他生莫作有情痴,人间无地著相思。

  •  我想乞求你像只狗一样在我心底狺狺狂吠,不然我快要忘记你了。

  • 2012-01-29 - [神秘阿拉蕾]

    听着这首曲子:my deep heart,仿佛回到了某年初夏。
    一年中季节有四个,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我唯独对夏天情有独钟。
    因为轻微的skinship,晶莹剔透的一滴滴汗水,夏天万物的繁盛,都能让人感觉真实。
    我最爱的还是夏天的雨,貌似不留情面,而雨水的温度却让人释怀惬意,像恋人争吵后的相互道歉、额头浅吻。
    总之就是爱夏天,此文未完成,有空再补充完整吧。

  •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语出《诗经·周南·桃夭》。
    此处以桃花比喻新嫁娘的风韵,我不嫉妒她美丽风韵,我嫉妒的只是一个字:嫁。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语出《诗经·郑风·风雨》。
    我想我期待的只是见,云胡不喜之类的事情会不会发生,连我自己都已经不晓得了。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引自《诗经·击鼓》。
    我想这只是我的一个梦。虽然我不愿意醒。

  • 树胶般
    缓缓流下的泪
    粘和了心的碎片
    使我们相恋的
    是共同的痛苦
    而不是狂欢

  • 2011-11-04扯淡 - [神秘阿拉蕾]



    我,爱风衣。
    束腰的那一刻,仿佛束住了追向谁的念想。
    我,爱香烟。
    燃尽的那一瞬,仿佛燃尽了迈向谁的欲望。

    若,在将来,谁在街角偶遇我。
    若我身着风衣,手夹香烟。
    记住,不要再靠近我。
    我已不再爱谁。

  • 2011-10-01time - [神秘阿拉蕾]



    活到这个年纪,下个月还要迎来下一个生日,崩溃加醉的无限混乱感觉。
    有那么一种时刻,希望时间就这么停止,在我最享受生命的时刻。
    但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仿佛就这么进行了,没有停止过。

    有人说时间像乳房,挤挤就有了。
    而我却觉得时间像子宫,刮多了它就丧失了生育能力。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 2011-08-17丧权 - [神秘阿拉蕾]



    我在一个上帝举手之劳赐予我的夜里,整晚用客套的语气与你交谈。
    你的心情无法站稳,频频摔跤。
    我要让你知道虽然我学不会讨厌你,但我知道怎么让你疼。
    谁都可以骄傲,唯独你不行。

    我在一个捶胸顿足的梦里,抓了一把沙土洒向你的心口。
    我要让你知道我的思念能弄脏你的心情。
    弄得脏脏的,乱乱的。
    谁都可以无视,唯独你不能。

  • 2011-08-15守望 - [神秘阿拉蕾]

    此刻,我阅读着从曼哈顿发来的邮件,听着名为 last carnival 的曲子,突然想胡乱写点什么。
    看着附件中的照片,里面有你拥抱明媚阳光的双臂、花丛中央伫立的背影,你当时应该和我现在一样在笑吧!
    我现在生活规律,早上六点准时起床,然后开始忙碌,码字、校稿,赚钱、消费,等爱、等死。
    你在邮件中对我说,你发现真挚的爱的守望,是让你得到一位好朋友。
    我又笑了,这笑里夹杂了怯懦、惋惜和并未夹杂爱意的情绪,很复杂。
    如果不是我选择了守望另一人,我很想给你爱。

    我其实痛恨预见不了的未来,举个例子来说。
    千方百计来到最钟爱的城市,它给你奇幻的旅程,也会在将来给你财富,给你一个实现未来的起点。
    但在你得到这所有之后,你会发现这城市原来这么贫穷。
    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发现这座城市原来愚弄了你。
    如果想让我转变想法,去珍惜这座城市本真的意味,肯定是困难的,因为我并不聪慧。
    这城市和爱换位一下,也是同样的。

    我们都在变老,我们都能感受到,身体迫切需要的休养生息、葡萄糖和维他命都变得越来越多。
    然而昨天仿佛又近在咫尺,这个间隔又多么的短暂。

    像卡瓦菲斯说的,有时候找不到可以打开的窗子或许是件好事,因为也许光明只会证明另一种专横。
    我也痛恨自己,而那个自己仿佛就正和我面对面地站立着。
    我想对自己说:“我痛恨你看清楚这么多东西,我痛恨你打开了不该打开的窗子。”
    我也想学卡瓦菲斯热切地召唤我曾经热爱的感官,你经常回来吧!在夜里占有我,当嘴唇和肌肤想起。。。

    此刻,在曼哈顿的你,我的挚友,请用你的右手牵起我的左手,十指紧扣,然后借我一副肩膀。
    因为今天,我非常冷,想得到最平凡的安慰。

    此标题中的守望,不单遥指迟迟未到的,也包括曾经逝去的一切,时光或感官,等等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