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天暖暖的气温让人的泪腺也变得松弛
    明明想开成茂盛在悬崖的毒物
    如今却暗自冥想,是被谁改变
    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可就是谁也替代不了

  • 2010-05-12 - [梵高的向日葵]



    虽然处在不同城市的角落,也还是会因与某些人吹着这世界上的同一阵风而难过得满足。

  • 2010-05-05在雨中 - [神秘阿拉蕾]



    不记得曾否告诉他,我喜欢潮湿的天气,因为可以有你帮我擦干淋湿的头发。

  •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or of thy friend’s or of thine own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没有谁能像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
    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
    如果有一块泥土被海水冲击,欧洲就会失去一角.
    这如同一座山岬,也如同你的朋友和你自己.
    任何人的死亡都会使我蒙受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中.
    因此我从不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为我,也为你.

  • 2010-04-28疯了 - [神秘阿拉蕾]

    我从来不吃鸭舌头,从鸭嘴里取出来的东西,多脏啊,我要吃炒鸡蛋...

  • 2010-04-27子衿 - [神秘阿拉蕾]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来,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 你隔着布满雾气的车窗望向我,我知道你看不清的不只是我。
    我感激的是你仍用手指有力地在那一片模糊里写下我的名字。
    我知道,你会记住我,很久。
    你知道,我会记住你,很久。
    原来不是只有惊天动地的方式才能让人满足。

  • 我无法帮扶更多,仅有从别处学来的不知是否正确的超度经文,为玉树的你们低吟。
    我虽不是善类,心底却也还有一方净土,希望我为你们做的也能抵消一些自己犯下的业障。
    那个叫才仁旦舟的孩子,真棒!人就该这样活着,可怜但不自怜!
    哪怕你唱起家乡的歌儿落下泪来,也是个顶天的小康巴汉子!
    玉树,不哭!玉树,加油!


  • 飘进我双耳的你的言语像钉子,
    镶在我额头的你的浅吻像锤子,
    在那一刻就那么恰如其分的将我狠狠地钉在十字架上。

    是想我在暗夜中给你光亮,还是你想给我那么重的未来?
    亲爱,知否,有天这些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事儿都会变成尘埃飘进彼此的眼眸,让我们疼出泪来。

  • 2010-04-17 - [梵高的向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