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14失魂记 - [神秘阿拉蕾]

    时间在这个点,仿佛被拉得无限长了。
    我看得见某个心情生成的慢镜头,一点点地变化着,最后重塑成新的形状。
    也会想起杜拉斯的电影《广岛之恋》脚本中的某个部分,男人总在重复女人在说的话,都是一样的。
    不过女人是肯定的口气,男人是质疑的口气。
    看到最后,女人终归要离开男人,回到自己的生活当中去。

    平时看多了大部分男人拍的电影,总是让女人哭天喊地、要死要活,无聊至极;
    看过《广岛之恋》之后,你会惊叹女人的大度,她会让男女都不好受,却因时局而分开。

    一直不喜欢大喜大悲、大善大恶太过于分明的电影,因为我喜欢平静的东西。
    因为我始终相信,平静中才蕴藏着最巨大的力量,这是个规律也是个真理。
    写到这里也不知道最终还要写些什么,只知道哪怕是正在码字的现在,脑袋也在放空。
    我仿佛失魂了,有那么一点点回不了魂。

  • What we used to do in the rainy day?
    I almost forgot, what about you?
    I only remembered that there was one hand towelled my hair dry.
    That sucks!


     

  • 2011-04-26询问 - [神秘阿拉蕾]

    “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没有。”
    “那我现在对你说,希望不算太晚。”

    这个如果作为爱情片片头的画外音,大家觉得怎么样?
    我会笑的,反正我会笑的。

  • 2011-04-05小事记 - [碎渣鸡蛋壳]

    前几天酒醉的时候接到好友从上海打来的电话,内容大致是那个他终于恋爱了。
    对哦,那天晚上碰巧酒醉没感觉什么,这会儿才想起来,那衰人不是说不谈了来着。
    去了一短信,顺口那么一问,还问出毛病来了,最后也都算成了我的帐,这世道,欠钱的都是爷。
    再然后,我也不好意思继续回什么,人家却一电话赶过来要算个神马清楚。
    这帐要真能算清楚,也就用不着算了。我就赶忙挂了电话。
    “你嘛,谈不了多久的。”我就这么回了一条,终于消停了。

    其实你谈没谈,我都不在乎。
    是真的假的,我也都不在乎。
    只要不是试探我,我就都不在乎。
    我只希望你现在很幸福。有人牵你的手,吻你的脸,给你做饭吃死你之类的... ...

    我嘛,就抽时间多听听那首恨情歌,多听听那句:“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停住了,你是否就离开我?”
    听多了,就神马事情都没了。
    我只会记住这首歌,一听到它,就能记起爱情没什么。
    你们也都没什么。
    我在广州很快乐。

  • 你说:“我要去另一个国家,另一片海岸,
    找另一个比这里好的城市。
    无论我做什么,结果总是事与愿违。
    而我的心灵被埋没,好像一件死去的东西。
    我枯竭的思想还能在这个地方维持多久?
    无论我往哪里转,无论我往哪里瞧,
    我看到的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在这里,
    我虚度了很多年时光,很多年完全被我毁掉了。”

    你不会找到一个新的国家,不会找到另一片海岸。
    这个城市会永远跟踪你。
    你会走向同样的街道,衰老在同样的住宅区,白发苍苍在这些同样的屋子里。
    你会永远结束在这个城市。不要对别的事物抱什么希望:
    那里没有载你的船,那里也没有你的路。
    既然你已经在这里,在这个小小的角落浪费了你的生命,
    你也就已经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毁掉了它。

    {所以说不管去到哪里,心到了,人才是真的到了。|
    这才是流浪的真正意义。}



  • 第一眼看到这只狗,我就特想问它:你寂寞啦?
    这狗真是个小心疼。

  • 2011-03-15三个字 - [神秘阿拉蕾]

    我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的存在。
    对不起,原来是这么难接受的三个字。
    其实,这三个字在几年前,就该给我的。
    现在收到它,会难受。

  • 前几日做了离奇的梦。
    梦里的故事发生在古代,我在一个丧礼结识了一位名为刘歆的男子。
    在初始时,还因不识歆字而被取笑,于是开始刻意地作弄他。
    最终,两人相爱,并因朝代的更替而生死相隔,是一个悲情的故事。
    当时醒来,立刻去百度刘歆这号人物,想看看是不是确有其人。
    令我惊悚的是,他是西汉后期的著名学者,的确存在这号人物。
    难道人真的有前世今生,我为什么会莫名地梦到这些,而且在醒来后还记得他说"等我回来"。
    莫非这是暗示,还是我多想了,只是多想也不会梦到连自己都不认识的歆字啊。
    这梦到底什么意思?

  • 2011-03-14... - [神秘阿拉蕾]



  •                                                          ---顾何忠 油画画布《梦的延伸》

    来自运命的一个声响,让思绪的绳索颤抖起来。
    终究,它还是来了,它将改变一点什么,甚至更多一点点。
    他眉宇间的凝重得到些许的释放,果然,一颗坚定的心是能让旅程更完美。
    它来的时候,他竟还在痴痴地回味北岛那首《回答》中的“我不相信!”
    与他的心不能相容的世界,你饶恕或者不饶恕他,他都不会放弃用双眼中的坚定,与你对视。
    风来过,雨来过,雪也来过,终究,他望着的还是来了。
    他用丢失了一路的“铜币”,换来了他最需要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