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27... - [神秘阿拉蕾]



    他没有家,没有一颗留在远处的心.
    他只有,许许多多,浆果一样的梦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 我曾经义无反顾地为你爱过,不计后果。
    也不知怎的,一个不料想,这事儿就永恒了。
    哪怕摸不着,抓不到了,也还是继续爱着,在每一个踉跄行走着的梦境里。
    你人不在了,我的心也一点点死了,后来也没能成功活过来。

    爱你的时候,人是干净的,心也是,后来就都变了。
    也不知怎的,一个不料想,这物件儿就变了。
    哪怕被议论,被糟贱,也还是心安理得地变着。
    你的人不在了,我的人却一点点长大了,后来也没能再回去过,那些从前的日子。

    春节的前些日子,丁去台北一个月,期间我想了许多事情。
    最终,借机上位之类的事儿我真的还是做不来。
    我怕你已活在别处瞧见我的荒唐,更怕自己因为一条捷径而活得不坦荡。
    我不敢也不能说自己忠贞不世俗,对于你,我却是真的对得起了。

    有时候,我想我就是你,我们都少了些潇洒。
    也正是如此,酿成了一个平常而不平凡却没有结局的故事。
    如果非要有个结局的话,估计也要等到我死的时候才能知道。
    而这个结局,最终也只有我知道。

    其实我是想自己做自己运命的导演,我想给自己一个开放式结尾。
    我不想知道结局是什么,对于任何事,关于任何人,尤其关于我们。

  • 2011-02-08... - [神秘阿拉蕾]

    人生所有的选择都有成本。那些不得不放弃的成本往往是我们痛苦的根源。
    此刻,我最想念的人,是你,而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也不会再让你知道。




  • 一场高趋低避的人生会在初始遭遇残破和遗憾,留下许多值得满足的念想在生命的孑遗中氤氲不去。
    每当走在雨中,就会在脑海中掬一捧混沌的水,看看积淀下的是什么。
    有时是一个号码、一句甜言、一段过往,有时是些与爱无关的瓦砾。



    在之后继续的生命中肯定还会遇到似曾相识的流年光景,
    可能自己依旧会惊慌失措得不知道如何去填补过往遗憾的断章,
    唯一不同的是我会在迷失时学着侧耳听听水声,找到溪流,顺着水流的方向,找到能够给予救赎的人家。



    我不知这人生的初始是否值得为了一份心底的坚持而耗费青春,
    但我知道冥冥之中总有一个人唯独为我等在这世上的某个我未抵达的地方,
    他等着对我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
    我也知道会有一份令人艳羡的成就为我等在我还未达到的某个点,作为我人生的末尾。



    一些不能懂我或者不屑于懂我的人或事,其实都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我拥有我们的我的太阳。
    于是,我总是快乐的。是发自内心的快乐。

  • 2011-01-26the reader - [神秘阿拉蕾]



    我没被吓倒,我不怕任何事,承受的越多,我就越爱她。
    危险只会增加我的爱。它会让爱变得尖锐,变得趣味盎然。
    我会是你需要的唯一的天使,你丢下生命的时候会比你拥有生命时更美。
    天堂会把你带走,看着你,说:“只有一件事可以让灵魂完整,那就是爱。”
                                                                           
                                                                                             ---截自《生死朗读》



    重叠多少本你为我读过的书,才撑起我沉重的棺木。

  • 2011-01-26... - [神秘阿拉蕾]

    我欣赏的不过是一个永远只穿两套替换衣服的人,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坚持普通。
    而正是这个坚持普通的优点让他变得真正不普通起来。
    我珍惜这份疏远而客气的人际关系,只因为他很特别。
    我忍不住地想起这个人的普通,不停地想,毕竟普通总比虚假的奢华好太多了。

    二十点左右的时候,我下楼去散步,看到许多“银装素裹”的人,俨然一幅春回大地的架势。
    我冷冷地笑了起来,心想:“华丽罩顶,也没有用。假的。”

  • 2011-01-25... - [神秘阿拉蕾]

        《哑奴》中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我们在这一带每天送无数东西给沙哈拉威邻居,但是来回报我的,却是一个穷得连身体都不属于自己的奴隶。”
        或许有句话是正确的,不富足的人才更懂得珍惜,也更乐于与人分享。
        正是因为这个比圣经里某些小故事的主人公更让人感动的哑奴,让我酝酿了一篇文章,赚得一丁点外快。我不知道怎么回报他,却只得祈祷有一日你的身体和心一样自由。(哑奴应该是三毛笔下的真实人物,按时间来推算,不知是否依然在世,如若没有,就把祝福送给他的善良后人吧!据一些资料所述,虽然政府已明令禁止蓄奴,但依然以新的形式存在着。)

  • “戒烟,戒酒,积极改造,向着良家妇女和和谐主妇的总目标大步伐迈进。”
    此条幅挂在大BEN的门前,仿佛讽刺我是个烟鬼,酒鬼,浪荡妇...
    此刻无数个“诶哟喂”在我的心里回荡...
    我毫不留情的拿起包里的棕色眉笔在后面加道:“得了吧,你良家,我就共产了!”
    其实这样还是不解气。
    于是我也在我门前挂了个条幅,拿黑色的MARK笔写的,相当醒目。
    “酗烟,酗酒,积极社交,向大BEN和苍井空的伟大事业进行无条件瞻仰和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