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15并不 - [神秘阿拉蕾]



    如果哪天我把一个名字念到一千遍,能不能多一点早些停泊的把握。
    如果哪天我把一个样子看到一千遍,能不能多一次不给自己假借口。
    等到十月时,我的回忆也许会越来越干燥,随着秋风,划过眼角潮湿的哭泣。
    等到十月时,我的黑发也许会越来越潮湿,随着秋风,划过嘴角干燥的微笑。
    我并不全然相信这些“如果”和“也许”,明白人都懂。
    我不相信的不过是大多数人都不相信的东西,而我期待的也不过是大多数人都在期待的东西。
    于是,我并不特别。

  • 2010-08-13无题 - [神秘阿拉蕾]


                                                                      --- ---让

    “HEKI桑你口味是越来越重了,难怪看谁都不顺眼。”
    “你看看我能跟你玩在一起,就知道我口味不是一般的重了,对哇啦?”
    “明儿周末,陪我买衣服去吧!”
    “不去,我明天要睡觉。你赶紧把这剧看完,给我消失,我要补觉。”
     接下来就是一阵子撕扯,天啊,崩溃。上天赶紧派个男人把这个无药可救的童姥收了吧。
    “不去,就是不去,明天我要在阳台种大葱。”
    “求你了,我请你吃饭。我该添衣服了,帮帮忙嘛。一个人去多尴尬。”
    “不去,不去,就是不去。我明天要去花草市场。”
    “求你了,去吧,去吧。大不了我多帮你买一件。”
    “不要,不要,不去。我明天要去游泳。”
    “咦,你刚才不是说明天要睡觉。”
    “没有啊,没有,我说要去花草市场。”
    “不对,不对,你说你明天去游泳。”
    “哪有,你胡扯,我说的是明天要补觉,补觉。”
    “是吗,我听错了难道是。。。”
    “嗯,你听错了。你赶紧看,看完剧快滚,老子要歇息!”
    “去吧,去吧,都给你好处了。。。”
    “不去,不去,不去,不去,不去,就是不去。。。”
    “。。。”
    “。。。”

  • 停修的电梯,八层的攀爬命,沉沉的脚丫,口中的凉蛋挞,嘴巴酸了一下。
    踩黑的鞋子,淋湿的蓝衬衣,久违的狂风,莫名的通心寒,心里酸了一下。
    堵塞的马桶,熄火的热水器,不甜的西瓜,苦涩的薏米粉,眼睛酸了一下。
    那些曾经并不遥远,仍然邻近得可以触摸,四季加上三年依然等于温暖的7-11。
    这些如今并不邻近,仍然遥远得只得观望,四季加上承诺依然等于寒冷的约定。
    在曾经,几多的选择都压不过你张口唱出那一句:就这样爱上了这样的你。
    在曾经,几多的选择都压不过你张口哈出的一记暖气,说一句:暖和吧?
    在曾经,几多的选择都压不过你陪我吃到的满嘴辣椒,喊一句:我赢了。
    旁人不了解,他人不知晓,刻意的忘记反而让我记得更清晰。
    我又是不是应该感谢你的离去,让我能够将融化的心冷却成为初始的形状,重新开始。
    如今我站在时间的长河中,看到了过去和现在,却依旧不舍得真正走向未来,还终于憋出了滔滔的泪滴。
    我没出息,我认了,但谁又能轻易抛弃曾经的刻骨铭心。



  • 2010-08-06撒呓怔 - [神秘阿拉蕾]



    梦境:
    昨晚做了一场凶杀的梦,第一次将刀刺进一个陌生人的身体,接着两刀,三刀,四刀。。。。。。
    在梦里,回想起童年第一次打架将输时狠心把牙齿嵌入别人手臂的情景。
    醒来后,满口的腥甜让我意识到我咬破了嘴唇。
    我竟然哼哼地笑了几声,转个身,继续睡了起来。



    某处写着:人生来便是为了迎接死亡。
    熟悉的句式让我想起《彩虹天堂》中纱织的话语:贞操这东西是为了舍弃才存在的。
    生命和贞操可能是为了被我看淡,才让我后来发现了它们的存在吧?!



    4月起,我才发现一个比生命和贞操更宝贵的东西:我的头发。
    在剃光所有头发的那一刻,我意识到我此生可能不会再有任何对不起我头发的举动。
    身边所有的人和物,随时都有可能在下一刻离开我,而头发是唯一能在我生前和死后永远陪伴我的东西。
    如果不认真爱它,我就不可能开始真正爱上自己。

  • 2010-07-30半仙 - [梵高的向日葵]



    当时间过得愈久,愈会发现所有的曾经都会被自己原谅,没有任何记恨和抱怨。
    当你敢于翻阅任何以往,就证明你现在过得很好,至少是勉强凑合。
    所有的生活都不会因为地点、人物的更换而变得焕然一新,重要的是心的醒悟。
    这个刹那,才发现一直对不起自己,因为到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

    如今大时代大世界里生活的真相:结婚生子,奉养父母,供给自己,等死。
    如今大时代大世界里爱情的真相:人们会算计得到多少,然后全然忘记自己可以留下什么、给予什么。
    如今大时代大世界里有半仙:他们不是记不清什么,而是完全不记得。你爱中东大鼓,我就听荷兰坠子。
    如今大时代大世界里更有英雄:他们在看清所有的真相后,依然热爱和坚持着什么。
    我敬重英雄,可我终于了解了自己,我只有做半仙的慧根。




  • 很多人在后来都会有“咬牙切齿”地想要重来一次的冲动,很庆幸,我没有。
    很多人在后来都会有“痛彻前非”地想要更改一切的冲动,很遗憾,我真的有胸,且不保他日下垂。
    迄今为止,我唯一的憾事:“生不逢时,活不在他日,且无力更改。”
    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耳边萦绕起丁儿的话语:“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得不到的,就当作死了,这样方得自乐。”
    就这样,学会去得过且过地残忍。



    Robert Bonfiglio:My Soul Magnifies The Lord.



    John Lennon: Oh my love.

  • 2010-07-27阿呆 - [神秘阿拉蕾]



    突然间我发现幸福可以是一个过程,更可以是一瞬间的事。
    在某一个瞬间,你发现所有你认为不适合的东西加在一起,竟然可以发酵出一个很有意思的感觉。
    那个感觉和幸福很像,简直就是幸福。
    这或许就是成长给予的随时快乐的能力,但是这快乐只能自己体会,无法与人分享。

  • 2010-07-16夜贫 - [神秘阿拉蕾]

    无论哪一个酒店,周遭都会有看不尽的灯光、人群和巴士。
    无论哪一个我,周遭都会有看不尽的心事、商场和男人。

    半夜睡不着,打开电脑,看到新闻某地洪水,才想起那里有我认识过的人,不知道死了没。
    但又立马想到生死在天,也就没再多想,就在脑子里过了一句话:“你该死的时候就死好了,不挣扎的才是幸福的!”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弄出“一切帮扶,无以为报”的混账话,照以前不是以身相许就是奉送香吻几枚的。
    可能觉得自己以后还不起那么多恩惠了,亏欠得太多了。
    亏欠过活的人和死去的时光,亏欠过金钱和爱情,亏欠过记忆,更亏欠过许多当年无知的我根本无法体验的痛苦。
    于是在今年,此时此刻的这一个点,我真的悟懂了那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这个世界极其的公平和无私,如果你没有得到,是你自己不要;如果你不幸福,是报应。

    我享受这段时间的一切状态,等我看得更明白的时候,就来到你,你,还有你你你的身边,然后让自己更更更更加的快乐和幸福。

    母亲今天问我:“这几天你有什么愿望?你说出来,我帮你实现它。”
    我说:“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母亲说:“你这张嘴,我真该在生你的时候给你拆了。”

  • 2010-07-12友情... - [神秘阿拉蕾]

    言相近,心相远. 最近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在证明这个亘古不变的句子.
    真亦假,假亦真. 其实也大都无谓.仔细想想,谁也都能各自过好自己的生活.
    话可改,意难更. 表里如一对谁来说都难做到,更难的是当你能感到表里不一,却要忍住.
    但愿这几年美好的友情岁月是真实的,而不是当时的兴起所致.
    可能我们不是一群人,所以才会有适可而止的言语和对话.
    最后说些什么呢,祝你的未来一切顺利吧,会祝福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