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眉,不及;眼,不及。
    脸,不及;心,不及。
    放在脚下踩踏的点点,都不及自己对着镜子一个露齿的开怀的笑脸。
    嚼在嘴里痴痴的无味,都不及自己遂给自己一个蹒跚的腻死的酣梦。




  • 身体只是包裹生命的一件衣裳。
    这样想的话,就没有人会惧怕死亡了。
    说白了就是没有人会舍不下身体这件衣裳。

  •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特地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

    此时的我刚刚睁开双眼,在夜里或是大早上做了一个险些丧生于甜蜜的梦。
    铺天盖地的感受随着目光的聚焦被发现原来是假的,那只是个梦。
    有些感受在梦里遭受其实比在现实中遇到更显得无奈和尴尬。

    mariah carey --- when i saw you
    这首并不怎么为人所乐道的歌曲却是我的最爱。

  • 天使之城,并不是一部很出彩的电影,但是最触动我的,是它的实而不华。
    尼古拉斯凯奇,当我直视电影中他清澈的眼睛时,我以为他就要看穿我的心,那一刻有想哭的冲动。

    我曾经正式思考我应该成为怎样的一个人,而后也有了结论。
    成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成为一个不害人、会行善、秉着“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的宗旨一直到死的人。
    我不得不承认这对我来说很困难,但是当我一步步走到如今的时候,我发现所有的转变都是有意义的。

    我不得不承认,原来我拒绝真实,原因是害怕带给身边的人负担。
    现在发现,寻找到真实地活着的感觉,是那么的痛快和温暖。
    我可以每天在太阳升起时,学着古埃及的预言家那样将双手推向太阳,带着浅浅的微笑每天酝酿一个祝福。
    我可以将心沉沉地放在心底,所有的心事烦恼,也都因为信任希望的存在而不再对我造成任何影响。

    我相信老天有一双眼睛,它会比尼古拉斯凯奇的眼睛更加的漂亮,它时刻在看着我们。
    每当我想到我正被那双眼睛深切注视着的时候,就深深地感觉幸福。
    那种感觉远不是一次恋爱、一份福利彩票的大奖或者嫁一个福布斯似的好人家可以匹敌的。
    我知道那双眼睛的主人一定会保佑我一直这么快乐地活着或者某天安宁幸福地死去。

  • 手嶌葵

    整个夜都静得让人害怕。
    也算不得害怕,是担心自己会问些问题,问自己。
    我记不清自己曾经将多少话藏进了自己的头发,那些话都关于自己的不勇敢。
    后来因为害怕自己的头发承载过多的重量,于是我习惯了剃光头,那形象像个尼姑不像和尚。

    如果你问我此刻在想什么,我可以特别明确地回答。
    我希望随着时光飞走而被铭刻着什么的属于我的日子能够因为我的光头而再度变得敞亮起来。
    像好友说的,她希望自己能够心理健康地快乐地活着。
    我唯一的愿望其实也只不过是这样。

  •  



    营养师说完木瓜可以丰胸后,我终于知道我傲人的双峰都是拜木瓜粉所赐。
    最恼人的更在后头。
    在我知道木瓜可以丰胸后,我还是情不自禁地又把开水倒进装了木瓜粉的罪恶的MARK杯。



  • The rain troubled city satisfied my fancy of being a happy fish.
    I swam between the bars.
    I peered through the mist, trying to find the right path.
    Only the rain knew that I wanted you last night.



  • “器惟其新,人惟其旧。”
    人的心许多时候是需要安顿和留恋的。
    但是此刻不管你们喜欢不喜欢我都喜欢的自己却更向往自由。
    因为生命何其短暂,我想用自由和美丽将它填满。

  • 2010-05-16圣洁 - [梵高的向日葵]



    特雷莎修女曾这样说:最让我担心的东西只有一个---金钱。
    她就是担心金钱蒙住了人的眼睛,蒙住了人心,心的污染才是真正的污染。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今天平庸化的教育实际上已经慢慢显现出来。
    在今天社会中最大的受害者是没有选择机会的儿童,功利化的社会早已通过教育把他们沾染了。
    当代教育的技术化造就被教育技术化的儿童和它们技术化的表达。
    他们很多话是我们想象不出来的,最终是他们没有自己的语言。

    我们的眼睛应当深深地系于这个世界之上的某个地方。
    我们对这个世界背后的关注应当胜过对这个世界本身的关注。
    因为它们比我们肉眼周遭的任何事情都更为重要和基本。

    《哈姆雷特》里有一句话可以作为一个命题:生还是死,这是一个问题。
    生命的尊严说白了就是生命存在的理由,以及对这种理由的守护。
    我认为当今的教育更关注的本就不应当是实利,而是教会后人如何守护和维护自己生命的尊严和人生的幸福。